谁心里都有一个稚子。

酒香不怕巷子深

    连母亲都能将微信玩的倍溜的时候,我却连知乎都懒得注册,硬是将qq用了六年。像是看着隔壁家孩子的成长,渐渐蓬勃,欣慰的同时含着点辛酸。当初上面的应用还只有寻找已定qq号的功能,如今发展到一公里之内都知道多少人上线几小时。由电脑衍生到手机,由虚拟货币转而发展应用宝。当金钱与网络挂钩,八微秒的时差似乎也阻止不了信息时代的热情。
       当初的漂流瓶我曾极度热衷。在微信还没出来时,虽然qq曾是亚洲最大的用户群体软件,可总是觉得有那么几分乏味。以自己为中心衍射,以既定认知人为点,连起来的也只是一条直线。在这个圈子里,我们都是平时都能面对面交流的肉身实体,我们交流最多也不过是周围生活,所以天涯论坛曾经火爆的一塌糊涂,恶汉这种小说也可以在西陆论坛发表,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名利,其实,只是为了更多的融入他人,将自己的思想彻底地,以最大限度的表达给众人。反对,赞同,辱骂,纷争,都可以。我不是为了吸引他人注意力,只是在没有能够辐射全国的软件出现时,bbs是最佳选择。
      然而微信可以说是攫取了qq和论坛的所有优点, 小到信息交流,大到金钱交易。以朋友为圈的小圈子,通过【或许认识的人】延伸,这是条直线,从北半球到南半球,从大西洋到太平洋,从喜马拉雅到马里亚纳。摇一摇和关注公众平台,则是画了更具体的y轴和z轴。在这个已经具象化的信息交流软件里,每个人不再是只能处于一两个知底知根的圈子里。我们或许未曾相识,我们或许种族差异,我们或许还曾互相敌视,然而在这个可以交流思想信息却不需要暴露个人肉体时,不论是弄虚作假,还是真心实意,天高任鸟飞,网络穹顶下,谁的翅膀扇的越快,谁就能在这个穹顶下称王。
      贵州毕节今年又出了事故,多名儿童服毒自杀,在调查中,双亲外出的辍学率远高于单亲外出的辍学率。然而父母难道不关心孩子么?那干嘛还出去工作呢?金钱能让他们的孩子融入群体,可是,群体会接纳他们么?我不知道留守儿童的难处,可我永远记得,当别人问我是否想念父亲时,脸上那种微妙的表情,让我永生难忘。留守儿童可怜么?可怜。我不是指父母不在的可怜,而是指他们没有思想交流的无限接纳宽容的受体的可怜。这里的受体是指父母。在此次调查中,母亲外出的辍学率比父亲外出的辍学率高了将近1个百分点。女性承担孕育生命的重担,也就要求了她们的忍耐力和温和度都比男性更好。在母亲如水温柔,和父亲如山沉稳中,一块茅坑里的石头也该稍稍磨去棱角。也许他们不能接纳你的惊世骇俗,可他们会至少选择听一听你的想法,而不是一枪毙掉你思想的温床。
     时代造就代沟,认知造就差异。很多人都抱怨和父母没有共同话题。我想说的是,同样是朝气蓬勃的年纪,当我们十指纤纤面色红润抱怨早操无聊的时候,也许我们的父母已经大汗淋漓肌黄面瘦地在深山里只为多采一颗药草起早摸晚披星戴月。至少我的父母都不是知识分子,他们言语中常常我听不懂的方言里,或许就是对我们这个的时代的羡慕和隐隐酸涩。然而,中国自古信奉的一向是棍棒底下出孝子。残余的封建文化所留下的习俗和西方所传来的教育,糟粕未去,精华未融,不要说我们自己了,就连现在多少著名人物言语里都是对中国现今教育制度的嫌弃。要求男子建功立业,要求女子有资本待嫁。在高考这种大部分是母鸡带小鸡习惯的制度下,作为全国最大的圈子之一,年年总有那么十几天都是堪比娱乐新闻的饭后话题。习俗成就制度,制度做为国家运行的外围支架,你又怎么能责备甚至谩骂父母的教育方式呢?然而说实话,在我多年的制度学习中,对于政治,明明可以从身边方方面面理解的问题,非要弄得堪比相对论一样苍白晦涩。
     于是,课本太过遥远,老师太过刻板,父母太过统一,千篇一律的刻板一样的字眼,本来是为了矫正学生思想的叛逆,结果我们不越狱了,我们干脆就在监狱里,对着监狱长沉默吧,这样放风时间还能久点。监狱虽小,终是空间,铁栏虽硬,终有空隙。当无限网取代光缆,当微信取代论坛,当app取代实体店,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我们就能在放风时间,找对最契合自己的伙伴。我们或许只是想吐槽,要么只是无聊,要么满腔思想如同憋尿,急需发泄。超级课程表之所以能快速成功,就我个人来看,是它选对了圈子,它的衍生功能,就好比蹲在厕所正尴尬时别人递过来的一沓纸。通过这种含有社交性和群体性的软件,我们能立即找到和我们一样思想的人,也许一个回眸,哦,他就在那里。作为比高考群体还大的大学生甚至是精英阶层群体,每个人根据自己的能力,关系,基础和意志,在以教授带领课程实验和项目处理的硬件基础上,都自发形成了肉身实体面对面的小圈子,更不要说这些小圈子或许还能再划分呢。一天24h看上去很长,可你睡个觉也不过剩下16h让你处理你的生活,哪有时间去认识更多的陌生人呢?联谊会,聚会之所以经久不衰,是因为人们急需一个点来联系以前所精心经营的圈子,观察圈子的现状,评估这个圈子的价值,再决定是否深交。如今你看看哪个聚会上,人们不玩一下手机?手机里的圈子也许不够安全,不够可靠,可是里面的圈子数量和圈子含义甚至活跃程度,指数可比这种实体聚会要高的多。
      行业被精分是因为人类生活需要,而圈子被精分同样如此。然而如今点击注册,人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进入一个未知的圈子,这固然会让你认识新世界,然而你是否又有对于陌生人的警惕性呢?圈子难以触摸,可它就不曾存在么?近年来通过微信认识受害的案例不胜枚举,很多人讨论到底是为什么,这里面固然有受害者的浅薄防备的错,可是同样也是网络的问题,就和饼画的太大是一样的。秦始皇吃不下六国,所以撑死了,网络立体空间的无限延展,在整个地球上的高幅度重叠,难道不也造成了这个漏洞?光可以逛遍宇宙,可也还有虫洞不可挑衅。而人们一旦触到这个黑洞,好奇会砍断你好运的尾巴。
     也不是说圈子就是那么可怕,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奖固然有自己的奇迹年的原因,可若他不能融入科学家的圈子,又有谁会提携他呢?一个鸡窝头发和格子衫,可不能帮助他扶摇青云,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反而拖延了他获此殊荣的时间。由此可见,人际关系也是最重要的一环,不论在成功还是人生上。这就好比酿酒的酒曲,少了多了都是问题,只有恰恰好,才能酿出澄澈美味的酒。在快餐文化刚刚缓退之时,人们又开始热衷于快捷成功,其中典范代表如凤姐。通过网络时代的全时性和全球性,以及圈子的相关联系,一条直钩钓到足够肥美的鱼,于是姜太公也功成身退,不必等那个高富帅的周文公了。
     古有酒香不怕巷子深的说法,在网络时代还未高速发达时,高速公路边的巨型广告牌已经沉默地告诉了我们这个答案。然而自从乔布斯如脱缰的野马在软件草原上跑出一地黄金尘土,还有谁不热血澎湃?也许未来的一天,Lucy看到的不是如纺锤机上一条条蓝线分明的信号,而是一片汪洋的蓝色海面,她也不会因为药物原因被迫与极端组织枪战,因为那个时候,全球摄像头一定都会对准她,记录这个美女装逼结果装成一个u盘的滑稽过程。我们也不需要靠交通工具来实现偶尔的世界梦,因为那个时候,圈子泛滥成灾,地球上每个角落也许都有你所谓圈友。
     我有一坛酿好的酒,气味被记录,味道被复制,色泽被上传,我的圈友都赞它。我回头看看,那坛酒在这个盛夏已经坏掉。

评论
热度 ( 6 )

© 稚子 | Powered by LOFTER